改变生活的创新

怎样才能改变世界?

怎样才能改变世界?

“烟囱大学”是康宁市的居民在19世纪70年代称呼这家公司的名字。这座小镇到处是喜爱钻研的科学家和博士,他们都受雇在康宁工厂工作,研究和开发新产品,并提高产品的制造工艺。

当科学家尤金·沙利文博士在1908年与康宁签约,毫无疑问,从那时开始,研发工作便将推动公司走向未来。沙利文博士提出和建立了一种在康宁的工业研发环境中积极创新的科学方法。对于他来说,了解玻璃的化学组成意味着可以改变玻璃的属性并找到新的利用方法。

1916年,沙利文博士着手设计了康宁的研究所,这是美国最早的企业研究实验室之一,现在被称为沙利文园区。从化学到生物化学、物理和机械工程,其研究人员来自广泛的学科领域。在这里,他们可以自由探索开放式研究,同时为他们选择的项目寻找实际应用机会。

通过沙利文博士的努力,“康宁”这个名字成为玻璃研究的代名词,公司从“发明”转向“创新”。这就是今天造就康宁的动态研究理念的开端。

公司每年都要将其收入的8%-10%投入研发活动中。目前,我们有超过2000名科学家在世界各地工作,专注于包括通信发展、清洁空气等各种问题。

康宁的成功还源于我们的创始人对玻璃制造科学的坚定信念。他们的理念是:让其他公司做水杯、瓶子和平板玻璃窗吧。我们的团队将关注更为棘手的问题,例如为托马斯·爱迪生的电灯制造耐热玻璃罩,以及开发一种可以降低事故率的可靠铁路信号灯。我们想实现能够改变世界的玻璃创新。

在过去的160年间,康宁无疑做出了一些有力的贡献。从1962年宇航员约翰·格伦首次绕地球飞行开始,康宁便为美国的每一艘载人飞船提供窗户玻璃,一直持续到今天。青霉素是在公司的PYREX®培养皿中培养出来的。康宁生产的玻璃瓶被用来培养Jonas Salk的抗骨髓灰质炎疫苗。公司发明了催化转换器中使用的陶瓷载体,用于将有害污染物从汽车的排气系统中去除,然后发明了一种类似的工艺来减少柴油机排放的污染物。康宁发明的低损耗光纤使数百万比特的数据以光速移动,从而使今天的高速互联网成为可能。从高清平板电视到平板电脑,再到最新的智能手机,纯净而耐用的康宁玻璃被用于各种不同的技术奇迹中。

然而,在沙利文园区和康宁位于世界各地的研发机构,他们坚信创新绝非仅仅是发现一种新的材料。创新还意味着发现一种材料的实际用途,然后设计出更高效的方法来生产这种产品。

可以肯定的是,创新无法一蹴而就。我们认识到,只有推动研发工作人员获得成功,研发才能取得成功。在康宁,我们的文化一如既往由我们团队的奉献和决心所推动。无论我们的日常工作是从事理论研究还是实践,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追求同一个最终目标。我们希望创造能够改变人类生活并帮助人们生活得更好的解决方案。无论这一愿望在今天还是在遥远的未来实现,我们都不会停下脚步。